新闻是有分量的

行业呈现分化格局 共享单车“洗牌”过后再出发

2019-02-27 07:26 栏目:赌博公司官网

图为共享单车企业在安徽合肥街头投放的共享单车运转良好。

  本报记者 王轶辰摄

  当前,共享单车行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局。在经历了一系列问题和行业“洗牌”之后,行业格局逐渐清晰,企业运营状况不断改善。随着资本降温,行业恢复理性,一些企业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未来,共享单车行业要想行稳致远,仍然要坚持精细化运营,探索更多元的商业模式,同时政府监管也要建立灵活的准入机制,引领产业升级——

  近日,北京法院公开信息显示,ofo与天津飞鸽的合同纠纷终于有了结果,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共计8082.75万元的银行存款和相应财产被冻结。仅今年,ofo就新增40余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金额总计超2.2亿元。

  ofo频遭起诉押金难退,摩拜低于前期估值被美团收购,继此前倒闭潮后,共享单车行业又一次走到了风口浪尖。看似热闹的共享单车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剩下的企业还能走多远?行业的监管如何加强?一系列的商业逻辑亟需推进和打通,让共享单车从概念变为可以持续的业态。

  行业呈现分化格局

  由于运维成本过高,盈利模式不清晰,再加上前期竞争不计成本,导致了共享单车行业长期以来鲜有企业能够盈利,悟空、町町、小蓝、酷奇、小鸣等一大批共享单车品牌因为资金链断裂纷纷宣布倒闭或停止运营。

  而且,行业危机并未因大批企业倒闭而扭转。美团IPO招股书显示,自2018年4月4日收购摩拜以来,摩拜于2018年4月4日至4月30日获得的骑行收入(1.47亿元)只够弥补运营开支(1.58亿元),摩拜固定资产折旧(3.96亿元)则无法获得任何补充,净亏损为4.07亿元。

  ofo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更是频繁遭遇起诉。8月底,凤凰自行车起诉东峡大通欠款6851.11万元;9月份,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起诉东峡大通。同时,ofo进一步收缩国际版图,配合管理架构调整以应对财务危机和运营难关。

  不过,在危机中,行业发展也出现了积极的一面。

  随着资本降温,行业逐步恢复理性,一些企业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通过精细化运营,我们在很多城市已经实现盈利,这意味着企业可以长久做下去。”哈罗出行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李开逐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一辆车的成本800元左右,以3年寿命计算,每天折旧成本大概0.6元,再加上不到0.4元的运维成本,一辆车一天的成本为1元。如果一辆车一天被骑2次,就能实现收支平衡。

  精细化运营成关键

  虽然行业问题不断,但不可否认的是,共享单车带来了巨大的出行便利,也为优化城市交通体系提供了新的可能。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趋于稳定,2018年用户规模达到2.35亿人,2019年将增至2.59亿人。

  在业内人士看来,有用户支撑的共享单车市场前景是广阔的,但盈利也是不易的。经过一轮整合后,行业正逐渐步入成熟期,用户增长速度渐缓,头部企业不再使用高速扩张的市场策略,而是着手压缩运维成本,提升服务质量,谋求长期健康的可持续发展,行业格局趋向稳定。

  做精一门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开源节流。在节流上,如何提高效率成为共享单车活下去的必选题。“希望用所有的力量带来效率提升,如果没有效率,即使用户愿意用,企业也无法支撑背后巨大的成本和负担。”李开逐坦言,共享单车企业资产重,客单价低,必须要加快技术进步以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通过硬件升级、算法优化等方式,实现线下运维线上化、可视化,将运维工作从冗余低效的机械工作中抽离。

  除了科学、精细化运营,共享单车还需要探索更多商业化盈利模式。“目前,出行工具的附加值开发都不是很好。”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认为,共享单车可以向高附加值的电信行业学习,尝试引入体育、娱乐、休闲、文化等功能,让出行变得更有意思,同时开发白领专车、老年专车等更多产品来覆盖用户需求。

  早在2017年4月份,哈??鲂谐⑹栽谌??舷吖蚕砭扒?狄滴瘢?杆偾腥肼糜尉扒?腔鄢鲂惺谐。?瞥觥捌镉畏?褚惶寤?擞?蹦J剑?乙滴裼??纯隽己谩W钚峦臣剖?菹允荆?018年,在哈??鲂懈哺堑墓??00多家景区,游客年度骑游平均时长已超过61.56分钟,同比2017年增长超70%,全年景区骑行公里数达640万公里。

  灵活建立准入机制

  共享单车的出现,在早期也造成了大量单车被无序投放、损毁私占的问题。对此,各地政府也开始纷纷出台共享单车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共有34座城市出台了共享单车管理办法,对共享单车企业开展考评以及总量限制,实现企业单车份额精细、动态管理。

  “近年来,共享单车行业暴露出一些问题其实是好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形成新的行业市场运行监管规则。”杨成长说,这需要靠企业在实际运营当中总结出来,要解决共享单车的社会公益性、共享性和商业性之间的关系。

  这两年,一线城市先后下发了“禁投令”,对共享单车实行“总量控制”,已经投放市场的共享单车继续使用并且名额有效,未投放市场的共享单车被禁止或限制投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扼杀了市场竞争,产生了垄断情况,出行市场缺乏更科学透明的企业引入及退出、管理机制。

  “共享单车总量控制的思路是受到认可的。不过,还是会导致经营体制比较健全、经营能力比较好的企业进入城市受到限制。”哈??鲂懈呒陡弊懿美钭可?衔??窘柘钟械募际跬耆?梢越?蚕淼コ抵卫淼酶?茫?蕴??朴Ω酶?焖僖坏恪6源耍??阶裳?治鍪θ衔????Ω媒?徊教岣叻?袼?剑?印耙坏肚小钡淖既胝?吆徒?读钕蚋?恿榛畹姆较蜃?洌?怨蚕淼コ灯笠凳敌卸??既氲恼?撸?酶?心芰Φ男滦斯蚕淼コ灯放平?胧谐。?佣??ば幸悼沙中?⒄梗?⒃谔岣呔?没盍Φ耐?被菁懊裆??/p>